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未来十年: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的习惯、生活、以及产业

如同笔者在前一篇文章中说的,智能手机的飙速创新时代已经结束,创新的脚步也越来越慢;至于下一个明星产业会是什么,科技圈里的每个人都急着想知道。

很多人说,“人工智慧将是产业的下一个火车头”,或许如此,但其实还有许多其他的科技发展正在进行之中。

一方面,拜基础科技的进步之赐,我们已经享受到许多新的成果;未来,电动车和自动驾驶技术将会改变城市风貌,虚拟实境(VR)和混合实境(MR)将会彻底改变店电脑的使用体验,而机器学习和人工智慧也会让电脑回应人类的方式有所不同。而上述这些技术的共通点,在于它们都还在萌芽期;而反观智能手机,则是即将到达创新发展的末期。

另一方面,未来会有一些改变,并不是来自技术的进步,而是来自消费者的行为习惯、以及经济体系的改变;这些改变的规模并不亚于科技带来的影响,而且发生的速度可能还更快。

电动车与自动驾驶

科技所引发的消费习惯与经济体系改变,对社会的影响比科技本身更大。

谈到电动车和自动驾驶,电动车是已经上市的产品,而且还有继续发展的潜能;而自动驾驶则需要大约5到10年的时间,才能看到成熟的商品上市。这两种技术的普及,将会撼动整个汽车产业的根本,让“生产汽车”、“拥有汽车”、“驾驶汽车”的定义跟现在完全不同。

今天,车用汽油占了全球石油消耗量的一半,而且每年有125万人死于车祸;但这些在电动车和自动驾驶技术普及之后,都将有所改变。但这些改变不只是表面上的现象,而是当自动驾驶让车祸、停车、塞车问题陆续消失之后,整个城市的规划方式和风貌,也可能因而有非常大的改变。

举例来说,如果现在的停车位将来可以移作他用、释出到地产市场、或是移到其他原本想不到的地方,城市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如果大众运输工具比现在更方便、而且路上不会再塞车,我们选择住家的条件会有什么改变?

如果郊区居民只要花一杯咖啡的代价,就可以叫到自动驾驶计程车、省去找停车位的麻烦,跑一趟市中心吃大餐或买东西,对消费习惯会有什么影响?如果路上的每一辆车子知道车上是谁、也彼此交换资料,会让执法单位的工作更轻松吗?

虚拟实境(VR)与混合实境(MR)

同样的,VR和MR也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大举进入一般消费市场。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一些VR产品、也有一些相当早期的MR技术;但目前的这些技术,就像我们在2005年看手机上的“多点触控萤幕”一样:是有这种东西,可是还不够成熟。

但这些产品总有一天会进入大众市场,而且它们带来的冲击可能不会小于当年的iPhone;尤其是MR,因为它能将虚拟物件与实体世界混合,所以甚至可能影响到人们对于实体世界的认知。

就像我们在1999年试图预测行动网路一样,当时想到的可能只有“随时可以看股市行情、头条新闻、天气预报”,但以今天的角度回头来看,这些其实都已经不是重点。

机器学习与人工智慧

机器学习是已经存在的技术,也已经成为许多产业革新的关键基础,跟前面提到的MR或自动驾驶发展也有非常紧密的关系。就如同过去的关联式资料库、或是后来的手机定位,机器学习将会成为各种产品的一部分,不仅让原本的产品变得更好、也会让许多新创企业提供令人意想不到的服务。

1970年代,电脑就已经可以“阅读”文字,而往后的电脑还可以阅读图片、影片、声音;这样的能力可以帮人们做什么事情,或许我们现在还没办法完全想像得到,但因为这样的技术也还在早期发展之中,它的进步也可能会启发我们找到新的使用方式。

总而言之,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未来的重要基础技术正在萌芽,但也有些改变已经正在发生;而这些正在发生的改变,受消费行为、主要企业的策略、以及经济发展“翻转点”的影响,比新科技所带来的影响更大。

消费行为的改变

例如电子商务。过去20年来,电子商务基本上是沿着一条直线往上成长,至今已经对传统零售业者带来相当大的威胁。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传统报刊上:固定成本结构没有太大的改变,但获利能力不断下滑,而且实体通路的优势几乎已经消失殆尽;雪上加霜的是,传统的资讯传递路径正在解构离析。

零售业和报刊出版业,都已经面临各自的“翻转点”。

无论零售业也好、报刊出版业也好,都已经面临各自产业的“翻转点”;这一点在原本店面生意相当发达,每人平均分配到零售卖场面积最高的美国尤其明显。如果零售店面一一关门、大家都转往线上购物(有些人则是因为住家附近的店都关了,只好上网去买),买的东西就会跟从前不太一样。同样的,如果现在我们都在网路上“看报纸”,接收到的讯息内涵也会变得不太一样。

从前,我们经常在街角的杂货店买东西;街角杂货店一一消失之后,我们改到百货卖场购物,再改到大品牌的专卖店。这些地方的性质都不一样,我们买的东西即使性质用途类似,品牌和包装也不一定相同。

电视产业的翻转点

同样的,电视产业的本质,目前受网路影响还不是非常明显,但已经开始有不稳定的情形发生;尤其在有限电视频道供过于求、人们也普遍透过电视消费的国家,革新的需求更是迫切。

近年来,许多提供随选视讯服务的厂商,一直试图重新创造新的电视经营模式,因为随选视讯能提供新的收视体验、以及更有价值的新服务,更重要的,是新的成本结构(至少不再需要由客服人员和拉线师傅所组成的大军);也就是说,电视产业的“翻转点”也即将到来。

广告行销预算的版块移动

前面提到的各种转变,无论是零售业、电视业、甚至相关的广告产业,都牵涉了相当大量的资本投入。在规模高达5,000亿美元的广告市场中,有高达三分之一的比例已经移到网路上,其中又由Google和Facebook赚走了一半以上,但电视广告的规模却仍然没有改变太多;因为,网路广告所提供的视听内容和体验,还不足以吸引广告主将预算从电视大量转移过来。

超过1,000亿美元的网路广告预算,Google和Facebook赚走了一半以上。

因为提供网路电视服务的Netflix和Amazon,都还没有置入传统形式的电视广告,所以虽然有不少收视人口已经转移到网路上,但广告预算多半还停留在传统电视频道。但这一点也将会有所改变,只要有更多观众转移收视重心,广告预算跟着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或者更深入的思考一下,如果观众的购买行为也开始转移,广告投放的对象就会变动得更快。如果到了某一天,人们的购物和电视收视习惯都已经到达“翻转点”,这5,000亿美元的预算会由同样的广告主、以同样的比例、用同样的广告型态、来试图推动同样的销售结果吗?

改变的不只是产业,还有你

如众所周知的,Google和Facebook目前主宰了大多数的网路流量、也主宰了大部分的网路广告营收,而且在行动网路和机器学习等技术的加持之下,看起来主宰的力量还会变得更强。而我们可以探究的问题还有很多:这两家公司还能掌握多少预算?除了这两家之外,Amazon又可以掌握到多少?Amazon的“你只看到利润空间,但我看到的是更多机会”这个理念,究竟有多少机会可以实现在广告上,让Amazon自己根本不需要在广告上花钱?除了5,000亿美元的广告预算之外,各个产业的另外5,000亿美元行销预算又会花落谁家?

现在,让我们再回头想想汽车、MR、以及机器学习之类的未来科技:这些技术在日趋成熟、甚至大举来袭之前,会先改变我们的生活和消费习惯吗?

如果有一天,机器学习功能聪明到了解你的审美标准,于是在MR眼镜上建议你帮客厅买一对“你应该会喜欢的台灯”、而且以虚拟方式把它摆在“你应该会喜欢的角落”,你买、还是不买?

(文:Benedict Evans | 译:傅瑞德 | 来源:火箭科技评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