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回答“哲学到底能干嘛”的没礼貌问题?

作者:朱家安 | 来源:UDN鸣人堂

台湾南华大学哲学系今年即将裁撤,引起不少哲学人唏嘘,感叹社会不了解哲学的价值,甚至直指南华大学即将失去大学精神。

对于裁撤南华大学哲学系的评估和讨论,我并不了解。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社会对哲学的价值确实没有太正确的掌握,这不管对哲学还是社会,都是遗憾的事。不过在我看来,最有条件改变这个现况的,其实是哲学人本身。

哲学的价值需要说明

我喜欢哲学,但我不认为哲学有不证自明的价值,在我看来,哲学的所有好处几乎都可以说明跟分享。

哲学有价值,我认为是因为它能带来一些好效果。这些好效果当中有一些比较不公共,意思是说不是每个人都有办法享受,例如哲学能为我带来趣味,对你来说则未必,而这不代表你有什么问题;就比如我觉得现代舞很无聊,相信你也不会因此说我有什么问题。哲学带来的好效果当中,有一些相对比较具有公共价值,例如哲学教育能增加思考和沟通能力、哲学家的研究有助于厘清概念。

然而,即便哲学教育对思考和沟通能力有帮助,这并不代表说,要培养同样的思考和沟通能力就非得要动用哲学不可。即便哲学家的研究成果对于人们的思考有帮助,也是仰赖哲学家主动和社会说明这些成果,不然它们只是只有哲学家会看的论文而已。

换句话说,哲学比较公共的价值,通常要嘛仰赖哲学人的说明,要嘛可以被取代,或者两者兼具(或许你认为哲学教育对思辨能力有不可取代的帮助,不过要让这一点在社会上建立,一样仰赖哲学人的说明)。

结论就是,要让哲学获得应有的重视,必须仰赖哲学人提供给社会的说明。在现在的台湾,坦白说,这件事情不好做,因为社会对哲学不只是不了解:

  • 有些人低估哲学,认为哲学是无意义的空想,或许对于爱好者来说有娱乐效果,但无法产出有用的成果,也无法带来有用的训练效果。
  • 有些人高估哲学,认为哲学能帮助一个人改头换面,找到安身立命的方式,带来生命的意义。

这两种情况,都阻碍哲学受到应有的重视。第一种让人觉得哲学无用,第二种造就了一些怀着真心进入哲学系随后失望的大学生。应有的重视,在我看来是恰如其分的重视,不高也不低。

社会对哲学的误解,以及由此而来的异样眼光和不平等的对待(逢年过节尤甚),让哲学人颇有压力。在这压力底下,把别人的不识货归咎于素养不足,是常见的心理反应,也是效果很好的圈内取暖主题。但是,如果哲学人对“哲学有其价值”和“圈外人素养不足”太有自信,可能比较不容易意识到,若要改善哲学在当前社会的现况,让哲学受到应有尊重,其实有仰于哲学人对社会提供说明。

对于哲学价值的烂回应

然而,至少在我观察到的范围内,面对社会对哲学价值的低估,哲学人的抱怨比说明多。而且老实说,有些抱怨并不是非常有道理,例如说,在问到哲学系学生出路时,却回答“不该把大学当成职业训练所”或“看待学术不该那么功利”。

首先,这样的回答,无法合理地要求高中生,为了公平对待哲学系,在选择校系时降低“未来工作考量”的比重。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而言,他们有好理由把找到合适的工作当作重要的事情之一,而且他们没有欠哲学系一个注册名额。

再来,若纯粹抱怨不读哲学的人“功利”,意思其实跟抱怨“不理解或不欣赏哲学的价值”差不多。理论上来说,我好奇做出这种抱怨的人,是否真的认为一般人都应该要理解和欣赏哲学,并且为这个宣称准备好初步论证?实务上来说,如果你没有论证,要怎么说服别人去对哲学做出正确的判断?

总之,面对社会不重视哲学、哲学系被裁撤,哲学人除了抱怨,更该脚踏实地说明哲学到底有什么用,让社会恰如其分地尊重哲学。恰如其分是重要的,当社会错误地低估哲学,对哲学和哲学人都不公平;当社会错误地高估哲学,哲学人也不该装作没事一样享受好处。

举例而言,若高中生在面试时说,自己之所以想念哲学系,是因为认为哲学能让他改头换面,找到安身立命的方式和生命的意义,在这种时候,你是否愿意冒少一个学生的风险,跟他沟通他对哲学可能的误解?

确实,更多时候,社会低估哲学。但是我们也要想,对于这些低估,我们有好的回应吗?

“哲学很有价值”、“哲学是所有其他学科的基础”、“没有哲学的大学就没资格当大学”,在没有进一步说明的情况下,这些说法并不是好的回应,还可能会让人觉得哲学人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哲学不对应到特定职业,因此未来不设限”,同样的,这也不是好的回应,它只是在回避问题

“你以为哲学没有用,但无用就是大用”要嘛只是耍嘴皮子,要嘛预设了只有哲学爱好者会认同的价值,缺乏说明力

“你知道吗?法国新总统马克宏也是念哲学的”在没有统计数据的情况下,只能当作特例看。

以上这些说法是我常听到的回应。但这些回应若拿到哲学课堂上来讨论,大概都存活不了多久,或至少需要大幅补充和修正。如果念哲学的人出了哲学系大门,就觉得跟一般人只要这样讲就可以,其实是在砸自己的招牌。

不然你想怎样?

哲学人需要主动向社会说明哲学的价值。但是该怎么说明?我的方法大概不是最好的,但是我通常会尝试这三种方向:

一、哲学让你更聪明

哲学训练可以增加人的理解和表达能力。这即便没有非常严格的实验,也有不少间接数据。这些数据可以帮助哲学系给出比“未来不设限”更有建设性的答案:哲学能增加基本的思考和沟通能力,这不见得让你就能胜任其他职业,但应该是所有需要精确思考和明确表达的职业所需的。这样说明,也可以说明哲学系为何要鼓励学生双主修,这措施不只是为了逃避哲学没出路的问题,而是发挥哲学的一种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你觉得这个说明方向堪用,那么,在面对社会对哲学价值的质疑时,你就更应该避免让自己表现得缺乏说明力、责怪别人素养不足、缺乏人文精神。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你为哲学带来的形象,是跟这个说明方向背道而驰的。如果“训练严谨的思维”是哲学可能有的价值之一,那么,当哲学人在判断哲学的价值的时候放水,这等于是在跟社会说,哲学的思维训练是白搭的。

二、哲学协助社会进展

哲学的一些学术成果让我们有更合适的方式去跟世界和社会互动。这些学术成果不见得人人皆知,但它们依然可能参与了重要的社会争论,或作为推动社会改革者的思考工具。譬如,这几年来,台湾的网路讨论越来越常出现“你有言论自由,不代表别人不能批评你”这种说法,这说法可以为我们带来好处,因为它合理,而且有助于讨论。这样说的人不见得必须知道这个论点可以追溯到哲学家弥尔(John Mill),但是也可以享有它带来的进步和好处。当然,这种说明方向不见得是说服人去念哲学的好理由,但可能会是让社会资助哲学研究的好理由。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其实不用这样说明,我们本来就不该如此功利地(又来了!)看待学术研究,就像很多最前沿的科学研究花了超级多钱,但科学家自己也坦承这些研究对社会不见得会有什么帮助。根据这样的精神,我们应该把知识当成目的而不是工具,知识本身就有价值。对此,我的回应很简单:

  1. 很多科学计画看不出来能赚什么钱,但还是拿得到资金进行,这是因为科学在过去几百年已经证明了它整体而言是划算的投资。
  2. 说“知识本身就有价值”的人,准备好为它做哲学上的初步辩护了吗?

三、哲学有趣

哲学很有趣——当然,并不是所有人在接触哲学之后都会这样觉得。但是事实上这个说法是我最常用的。身为直接投入市场的哲学人,我至今还保有的少数浪漫,大概就是想让大家觉得其实也可以不考虑实用性,纯粹享受哲学的趣味。在一些演讲里,我会直接这样说:

坦白讲,今天要介绍的东西大概没办法直接用在你的生活上。而且它恐怕也没什么机会用在工作上。当然,它有机会对你带来一些启发,但说实在的不管什么东西都有机会对你带来启发,这只是运气问题。不过就算如此,如果你跟着我的说明一步一步听懂,你可能会觉得它还满有意思的。

你可能跟我一样觉得哲学很有趣,但你应该记得别人不见得这样觉得,而且那很可能不是他的错。

 


 

  • 作者朱家安,多年来面无表情地致力于哲学教育,虽然人称“鸡蛋糕脑板”但其实不受儿童喜爱。着有简单易懂的哲学书《哲学哲学鸡蛋糕》以及同性婚姻争论的论点分析书《护家盟不萌?》。
  • 感谢黄颂竹、洪伟、赖天恒、郑皓中、陈冠廷以及烙哲学社群为本文初稿提供的咨询建议。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