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成思危先生】钱旭红院士:不见来者,遥念先生

7月12日中午,带着满身疲惫和与台风擦肩而过的庆幸,历经20小时飞行,如期从欧洲经阿联酋回沪。飞机刚一落地,我打开手机,意外惊悉如此噩耗,心中万分悲痛!

此时,上海刚刚过去的7月金融股市巨浪、超级台风的冲击,对我而言,只是淡淡的记忆,而先生的离去,却带给我无比悲伤的震撼!我一直问自己,也一直自己回 答自己,还能遇上成先生这样的大师吗?依据已有的人生阅历和经验判断,也许,已不大可能再遇得上这样的大师了!在我的有生之年。

时差、劳累、悲伤,让自己的大脑几近空白,而先生的音容笑貌则越来越清晰,我心目中的成思危先生,名门之后,气质非凡,学识渊博,通晓中西,豁达大度,谦 逊儒雅,平易近人,聪慧过人,勤勉刻苦,坚忍不拔,身体力行,具有少有的家国情怀和高贵人格,是当今罕见的真实坦诚君子!真正的一代杰出大师,荣耀国格的 文明领袖!是世代华理校园精神最完美理想的体现者。

我人回到上海、回到学校,但获知噩耗后的余波,让我一直沉浸于回忆之中。

自先生2004年9月9日欣然担任华理名誉校长以来,十年里,几十次回校视察指导工作和学术研究。对学校的办学方针、策略给予了切实的指导,对系统工程、 绿色化工、新能源技术、虚拟商务、新校区建设、教育评估建设、机械工程、生物医药、社会与公共管理等均给予了明确的指导和关心。他非常关心学校的师生,对 中青年教师的学术发展予以手把手的帮助。他捐出自己的劳动所得,设立奖学金资助品学兼优的学生。

成先生是国内外同行公认的睿智的战略思想家。

成先生提醒我们:“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依靠经济,依靠科技,但是最根本的还是要依靠教育。因为世界各国经济实力的竞争背后,是科技 实力,科技实力的核心是人才实力,人才实力的关键是创新能力。我们只有通过教育来培养大批有创新能力的优秀人才,才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成先生强调: “我们要从经济、科技上赶上发达国家;我们的社会公德、文化素养、专业知识、实践技能更加需要赶上发达国家。正基于这两点,我认为教育是最关键的”。

成先生告诫我们:“学校教育学生,不仅仅是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懂得做人的基本道理……我们应该在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的基础上,用包容、开放的精 神,吸收国外一切好的高等教育的优秀做法,在此基础上积极探索,大胆创新,走出一条兼具时代精神和自身特色的道路”。

人们公认,成先生具有严谨的治学、做事的态度,这不仅仅体现在解决复杂科学问题和数学模型上,也体现在他对事关国计民生大政的建言推动上。

此外,成先生对学校建设发展中遇到的如新校区等瓶颈问题,也非常关心。对扩大国际合作,也身体力行地予以帮助。他衷心希望我们:“把母校建设得更好,培养 出更多的优秀人才,涌现出更多的杰出成果,早日建成国际知名、特色鲜明、多学科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为国家的富强和民族的振兴作出更大的贡献”。成先生的鼓 励,为学校发展指出了方向、给予了精神动力,促进了学校的发展和竞争力提升。

记得,1997年,我以副校长身份接待过成思危先生,并聆听他的学术报告,初次相见,心中就充满了敬佩!2004年,我回到母校担任校长,为提升学校品 格,强调校园文化和精神的传承发展,诚邀先生予以支持时,先生毫不犹豫予以首肯。我们曾经一起出国访问,在路上、在列车里吃冷餐时,都总能感受到先生的幽 默、乐观和平易近人。

几年前,我曾经在为学校与校外法律纠纷之事苦闷时,偶然吐露对社会和官场风气的敏感看法。出人意料的是,成先生并没有讲冠冕堂皇的话,而是坦诚地认可我的 观点,并鼓励我正确应对,使我倍感温暖。成先生总能从长者、智者的角度,对我的重大个人选择,主动给予充满温暖的关怀。

回想成先生坎坷、奉献、光辉的一生,对我们在世的人会有许多帮助和启迪。他自少年到晚年的3次大跨度的转折转型及其难度,几乎无人能比;他退休后,学习不 止,研究不停,真知灼见,无人可及!他是著名的多领域专家:化学工程师、政治家、经济和管理与金融专家,大成智慧,无人可比。

成在思危,是我们在追求学校卓越、强国富民中,应有的态度。除了我们同行熟知他是化工领域的著名前辈,大众知晓的则是他被誉为“中国的风险投资之父”,而 在世界上,他也是国际公认的在经济和管理领域令人尊敬的著名思想家。选择与转折,是他一生的主旋律,他总是心系国家安危,主动担负强国富民的责任,不计得 失、胸怀坦荡、自强心平地报效国家与人民。他对自己的要求是“勤奋学习,自强不息,淡泊名利,知足常乐。”

夜深人静。强烈的时差和哀思的悲恸,使得我稍息即醒,无法入眠。在这一切似乎均已沉睡的黑夜,耳边似隐约传来成先生的声音:

“顺境时不懈怠,逆境时不沉沦”,他在谈自强不息。

“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于心”,这是他的人生格言。

“多说真话实话,少说空话套话,不说大话假话”,他在谈为人为政。

“经济只能保证我们的今天,科技能保证我们的明天,只有教育才能确保我们的后天”,他在谈国家和文明的发展战略。

“多研究少开口,多学习少应酬,多办事少出头,多协商少独谋”,他在谈为官做事。

感谢成思危先生!您的言行举止,让我亲身经历、感受到了,值得继承光大的中华文明和开放进步的中华文化与精神。中华民族的复兴和进步、公德和素养的提升与完善,正需要您的不朽精神。

初唐诗人陈子昂, 在《登幽州台歌》中自叹: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而今日,我等所遇到的则大不相同。

成思危先生是当代杰出的大师,是天赐中华、天赐华理的永远的宝贵财富。

可现在我们活着的人,面对着社会、文明和国家,需要扪心自问,“思危已逝,谁来思危”?

彼岸星光已亮,能不忆先生?

故以“不见来者,遥念先生”为题,以纪念您,成思危先生!

 

2015. 7. 14 凌晨三点

作者:钱旭红,来源:华东理工大学新闻网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