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网络暴力”袭来 明星何去何从

陈乔恩

车径行

刘翔

韩寒

赵丽颖

“网络暴力”袭来

明星何去何从

刘翔怒了。当看到网上的流言,他决定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女友,并霸气地喊出“有事冲我来”。

导演车径行怒了。他一年前的一条微博,竟然被一些人认为是导致刚刚离世的年轻演员乔任梁自杀的原因,并由此遭到谩骂。他称这起网络暴力事件已经对他的名誉及个人生活造成重大影响,他保留使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此外,赵丽颖、陈乔恩等明星最近也屡屡遭到网络围攻……

当明星成为一种文化商品的时候,他们是否就应当受到“吃瓜群众”无底线的消费呢?当网暴袭来,不仅明星们在勇敢地予以回击,更多富有理性的人们也在坚决地说“不!”

【声音】

刘翔:“有事冲我来”

“各位亲爱的网友,此前关于我的种种流言通常我都一笑而过,但这次的不实新闻已经伤害到我的家人,我不可能再无视这种伤害。目前此事已经交由律师处理,我相信造谣者无论隐藏得多深都一定会受到法律的惩处。(微博评论已打开,有事冲我来。)”

9月19日,刘翔在自己的微博里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事情的起因源于日前有媒体报道疑似刘翔与他父亲的短信曝光。而更根据这则短信显示刘翔的父母并不满意刘翔和吴莎的恋情,而报道中还称吴莎有出轨的行为。

9月19日晚,吴莎通过微博发表律师函,对近日不实传闻作出回应,称部分网络媒体凭空杜撰了吴莎有关的负面不实消息,其内容不实、纯属捏造虚构、无中生有,对吴莎的名誉造成了极其严重的贬损。对此,警告侵权行为人立即向吴莎公开道歉,吴莎也将保留追究侵权行为人法律责任的权利。并请立即撤销和停止转载不实的文章及信息。

【事件】

去年一条微博今年引来骂战

事实上,与明星家事相比,文娱人士的微博、博客更容易招来“网暴”。日前,由于乔任梁去世,明星赵丽颖由于没有发布所谓的纪念文章,被网友在其9月15日一则祝福粉丝“中秋快乐”的微博下写上“赵丽颖你怎么还不死”这样的评论,而该评论获得了2952个赞。

同样的,另一位明星陈乔恩也遭到了类似的咒骂。于是,其经纪人不得不发一张陈乔恩满面热泪的照片来表明她的悲伤。

与这二人相比,导演车径行则更是因为去年发的一条微博,招致了一些非理性网友的人身攻击。在这条2015年9月21日发布的微博中,车径行转引另一位导演杨文军的话,批评乔任梁拍戏时总迟到。然而一年过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些网友便把这位年轻演员的去世归咎于车径行和杨文军的身上,甚至在网络上对他们进行人身威胁。

车径行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表示:“我那条微博是一年前转发的,并不是最近才说的。现在发生的事很不幸,但把它归咎于这条微博,完全是别有用心。任何理性的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车径行还表示:“这起网络暴力事件已经对他的名誉及个人生活造成重大影响,他保留使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观察】

不是所有网友都是“吃瓜群众”

到底是谁在互联网上对明星进行网络暴力?在刘翔事件中,引起争端的是一家网络媒体,而一些新媒体和自媒体在传播娱乐信息过程中,为了增加点击量或者阅读量,放弃了对“真实”的追求,更喜欢追求低俗的八卦和小道消息。

在车径行事件中,车径行把自己遭到围攻的原因归咎为一家经纪公司的误导,但目前这家公司对此并没有回应。

同时,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出于不同的目的也来煽风点火,在短时间内造成对一些公众人物的攻击。更多时候,他们并非是通过恶毒的词语来表达,而是对恶毒的言辞进行点赞,从而增加明星的压力。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是“吃瓜群众”,更多的人保持着一份理性和冷静。对于一些网友对明星各种事件的无端猜测,韩寒曾发声表示不喜欢“吃瓜群众”这个词,也不喜欢看到各种段子和猜测。“你也许并不明白抑郁的人对世界的绝望,人前欢笑的人未必关起门也快乐。”

韩寒在微博中说,纵然人都有好奇心,但很多人也有另一面,人前欢乐的未必关起门也快乐。珍惜你爱的和爱你的,理解你不理解的和不理解你的。

网友“欣赟”则表达了对网络暴力的厌恶。“悲剧的造成离不开营销号的推送,吃瓜群众的跟风黑,愿天堂没有任何流言蜚语……”知乎网友李小贤评价:“你可知不分时宜的吃瓜群众,是最大的恶。”

【反思】

如何遏制网络暴力

明星遭受网络暴力,并非一国所独有。像韩国,此类现象也很严重。为了遏制越来越严重的“网络暴力”,2007年韩国社会发起了“善帖运动”。善帖运动主张用事实回帖,用尊敬的态度回帖,然后再自由地发帖。

据悉,善意回帖运动最初是由韩国建国大学教授闵丙哲发起的一场通过发布和回复善意的评论和帖子,减少网络暴力和网络欺凌的民间运动。根据善意回帖运动官网的介绍,善意回帖是指在网络上为他人写下可以给予勇气和希望的善意留言。

发起这一运动的想法源起于2007年闵丙哲教授在电视上看到韩国女歌手U-Nee因遭受恶评困扰而自杀的新闻。他给学生布置了一个作业,让他们登录10名被网民恶意评价攻击的明星的个人主页,给那些本不应该遭受毫无根据恶评攻击的人留下鼓励和善意的回帖。由此开始了韩国的善意回帖运动并组织建立了官方网站。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目前我国已出台《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等都属于部门规章或行业法规,但没有明确哪些行为属于网络暴力。

河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彭焕萍教授在关于网络暴力治理的相关研究中表示,由于网络暴力形成机制的复杂性、虚拟性、群体性,我国相应的法律规范对于网民权利的保护过于狭窄,可操作性低,在法律适用上仍困难重重。

“网络暴力的群体性使得网民肆无忌惮对无辜者施暴,其匿名性又使得侵权行为主体难以确认”。她呼吁对个人信息保护专门立法同时实行网络后台实名制,以营造文明的网络环境。

【旁观】

当明星是怎样一番体验?

由于最近一些明星被他人攻击,又或意外离世,不想在知乎上一则发布于2014年的老问题意外地火了起来。这个问题就是:当明星是怎样一番体验?

到9月20日为止,该问题已经有929个回答了。除了少数普通知乎网友的回答外,大多数回答是以艺人口吻和经历回答的匿名知乎用户,谈论了自己作为艺人的感受和体验。那么做明星到底是什么体验呢?

■经常遭遇“网络暴力”

艺人不免会有一些负面新闻,这时候就得遭遇网络上成千上万的谩骂,看看前不久的王宝强婚变,就能知道网友的力量是多么强大。更有一些热心网友“面对新闻没有最起码的判断力,连消息的真假都不懂得辨别,就不辞劳苦地来我微博下骂人。”即使没有出现负面新闻,也总有网友时刻对艺人进行品评、鉴赏,议论他们的穿衣品位、演技、打扮、长相等等。作为艺人,在收获粉丝人气的时候,也就不免要面对大众过度的关注和议论。

当然,也有对此看得很开的艺人,“以前经常上网看评论,现在已经免疫了。微博交由助理打理,自己基本上不看评价了,翻来覆去,骂的也就那几句。”

■工作太累

“真的很累很累。”长达一年多的工作时间,中间休息时间只有20来天。“都签了合同,基本不能违约,这也代表了有可能在这期间遇到更好的剧本和机会无法参加。”忙的时候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拍戏拍到凌晨三四点是正常的,有时候睡一个小时起来坐飞机飞另一个城市。忙到没时间陪家人,平均两个月回一次家。2到3天才会和家人视频一次。

■竞争激烈,压力大

娱乐圈变化太快,“昨天还是平起平坐的小伙伴或许还不如你的同行,今天谁就一夜爆红了。又比如过气的前辈要做不知名后备的配角,又或者曾经万众瞩目,现在只能跑跑不红的综艺节目,去很偏远的夜店走穴低价演出。这些事天天都发生在身边,很难不被影响,总之心中滋味万千。”

圈里面就那么多机会,不停地有新人进来,不断地有人过气。“最恐怖的是永远活在担心之中,担心变老、担心过气、担心负面新闻,担心收视率票房不佳………” 十个明星九个失眠。

■太不自由

不自由大概是艺人的普遍和深刻的体会。最主要的是工作空间和私人空间几乎没有界限,无所不在的狗仔队,媒体报道,只要有一点新闻,都能被无限放大。尽管不是在工作时间,只要是出现在公众场合,就得摆出明星的状态,衣着、妆容要得体,面对粉丝各种要求,态度要友好,“随时切换私下状态和明星状态,在洗手间,被人认出来,哪怕是便秘也要装出明星般的笑容,否则就会有人指责你耍大牌。”

不能像普通人一样随意逛超市、商场,“平时想出去逛街基本上不可能,有粉丝每天在公司、片场、家附近等着,包成木乃伊都有人认出来。”

不能随意做主发展自己的私人关系,“不敢谈恋爱,不敢有经纪公司不允许的社交关系。基本上恋爱都是听公司的,不能和以前的朋友、同学联系,所以经常有人说明星翻脸不认人,这不是一回事。”

■经纪公司太强势

“大多数情况是公司强势、明星绝对弱势。”很多艺人吐槽,不满经纪公司为了发展新人,会将新人和出了名的自己捆绑炒作,还有些时候经纪公司也不会考虑艺人的意见,就随意炒作艺人。 “个人不爱炒作,非常不爱。没有几个人喜欢成天被人黑被人骂吧。但是有些炒作完全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公司或者剧组发起的。这时候自己也很无力。”还有人吐槽自己演出所得的一大半都被经纪公司拿走了。

本组文/实习记者 曾师斯 张娇娇 供图/东方IC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6年9月21日A19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