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迎辉:道德和规则 我们更需要什么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中,道德和规则作为两种不同的社会调整手段,对于协调社会关系、规范社会秩序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规则约束人们的行为,使其不至滑出底线;道德填补规则的漏洞,使其更加完美。由于文化传统、社会制度等的差异,不同的国家或同一个国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对于这两种手段的侧重有所不同。总的来看,西方国家更加青睐规则,善于运用法律手段来实现对社会的管理和对公民的约束。而东方国家尤其是我们中国则更偏爱道德,习惯通过道德教化来维持社会整合和社会和谐。

不可否认,中华传统道德浩瀚博大、影响深远,对中华民族的心理特征、价值取向、行为准则都极具影响力,是中华民族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也是中华文明绵延不绝、中国社会稳定有序的内在支撑。尤其是在规则尚未涉及的诸多领域,道德发挥着至关重要的调节作用。因此加强道德建设,提升每个公民的道德水准,是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道德的作用不是无限的。过分夸大道德,过于依赖道德不仅无益于社会关系的整合和社会秩序的重建,甚至还会适得其反。胡适曾经说过:“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此话并非危言耸听。一方面,道德调整的对象不仅仅是人们现实的行为,而且还包括人们的思想、品格和行为的动机。而思想、品格、动机等都是内在的东西,是短时间内难以察觉甚至根本无法察觉的。另一方面,道德具有很浓厚的相对性特征,很难进行定性定量分析,标准和范围都不好确定,这就使得实践当中道德与不道德的界限往往模糊不清。一旦道德的标准被任意曲解,道德的价值被无限夸大,就会导致道德调节作用的弱化以及失灵,并由此产生整个社会行为层面的混乱无序。道德谴责和道德审判就会失去合理性和正当性,甚至挑战道德的底线,演变成为一种暴力、一种私刑。实践当中,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最为典型的就是各地时有发生的公交让座纠纷。

公交车上谁有权利坐着?这本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根据民法上的先占理论,先到者先得。但是,一直以来,老弱病残以及孕妇优先是我国公交车上的一条基本道德准则。这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具体体现,我们应当遵守和提倡。可是问题在于:哪些人应该让座?应该给哪些人让座?老弱病残如何判定?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在实践当中遇上了不小的麻烦。有的人为了能够坐着假装孕妇结果露馅导致颜面扫地,有的人因为别人没给让座出口不逊甚至暴力相向,有的人为了争抢座位大打出手毫无为老之尊,还有的人由于没有让座遭到围观者的拳打脚踢。面对以道德之名实施的暴力,我们不能无动于衷。

不让座的人未必都不道德,之所以不让座可能有着特殊原因,比如身体不适、随身携带物品过多或者没有注意等等。前段时间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搜索》中,高圆圆扮演的女主角因未给老人让座,经媒体并被网友人肉搜索后,被指责道德低下,但没有人知道她在公交车上正因自己身患绝症而不知所措。在没有弄清别人不让座的真正原因之前,可以进行提醒和劝告,不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不分青红皂白滥施惩戒。退一步讲,即便不让座者真的是道德缺失、素质低下,他人也无权私自“定罪量刑”。不让座只是道德瑕疵,并非不可饶恕的违法犯罪行为,只需进行批评教育和舆论谴责,绝不允许动用暴力和私刑。相比于不让座者的道德瑕疵,施暴者的行为早已突破道德的底线,属于赤裸裸的违法行为,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

道德是比法律更高的维度,在法纪不彰、秩序不固的时候,如果每个人都一厢情愿地想用道德和善良制服邪恶,想靠辱骂与恐吓唤起良知,无异于叶公好龙。它不仅不能拯救道德,相反还会践踏道德。当每个人都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当成道德卫士,理直气壮地对有道德瑕疵的人大加挞伐而成为施暴者的时候,每个人也随时随地可能因为自身的道德瑕疵受到他人的攻击谩骂而成为受暴者。这不是社会的进步,而是法律的失守、道德的沦陷。

道德是我们需要的,规则更是我们需要的。木桶原理告诉我们,一只桶能盛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木板而非最长的木板。如果把社会比作一只木桶的话,规则就是最短的那块木板,道德则是最长的那块木板。一个社会的稳定程度往往取决于规则是否建立和完善,而与最高道德标准没有太大关系。

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见义勇为、尊老爱幼、诚实守信、团结互助是我们每个公民应有的道德担当,也是社会主义价值体系的核心内容,我们理应躬身实践,让道德的血液流淌。但是我们更需谨记:规则是道德的底线,道德是高标准的规则。遵守规则,守住道德的底线,是每个公民最基本的道德。

(来源:学习时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