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在印度“三个傻瓜”就读的大学当交换生,是什么样的体验?

作者:余佩桦

当多数同学都想去欧美学校当交换学生,台湾新竹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生汪尚柏却一心想见识印度这个经济增速最快的大型经济体。从去年7月到今年6月,他在印度最顶尖的大学「印度理工学院」德里分校(IITD)当交换生,成为IITD 第一位亚洲交换生,也是清大最近六年第三位到印度交换的学生。

图片来源:汪尚柏

「印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IT)是印度培育IT精英的摇篮,也是电影《三个傻瓜》原著故事所描绘的学校。在印度有个说法,最优秀的学生去IIT,第二流的才去留学欧美,IIT的录取率只有2%,比进美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还难。

在《三个傻瓜》中,有个片段为教授要求学生死背名词定义,主角蓝切起而反对这种僵化的思维,让人好奇真实IIT校园是否会发生电影所描绘的情节。

在IITD修过社会学、经济学等课程,汪尚柏认为,除了教授以英文授课,要适应印度口音之外,IITD并没有电影中重背诵的教学法,授课方式和清大很相似,老师一样会用投影片做主题式教学,学生作业同样有小组报告、期中、期末考试。

老师的教学法相似,但学生反应不同。汪尚柏说,IITD学生在课堂上经常主动提问、讨论,「不像台湾教授常像是对着一群『墓碑』(没有反应的学生)上课,印度学生在课堂和生活中,都喜欢讨论事情,像是种民族性和习惯,」他说。

汪尚柏也观察到,由于IITD学生毕业后就有非常高的收入,因此,他们的目标专一,就是尽快通过考试、就业赚钱。比起台湾学生,他们较少参与课外社团活动。台湾的大学课堂常见到滑手机的学生,但汪尚柏在IITD课堂上从未看过同学滑手机,全都专注听课,让他也不好意思把手机拿出来。

IITD毕业生薪水有多高?汪尚柏以一名电机系朋友为例,大学刚毕业,在印度新创公司工作,月薪约为新台币10万,以印度物价水平约为台湾的一半,这份月薪在当地,就如同在台湾的新台币20万。

在一门农业政策的讨论课中,汪尚柏也发现印度同学十分好奇中国大陆的情况,因为在国际媒体和学术研究上,中印两国的发展轨迹常被拿来相互比较。虽然同学大多知道中国大陆和台湾不同,但他们还是常想从班上唯一会说华语的汪尚柏问到更多中国大陆的信息。

台湾人一听到印度,常就想起抢劫、强暴的新闻,汪尚柏的家人起初也相当反对他去印度,但汪尚柏在印度生活了一年后,认为那不是全貌,他个人就没遇过任何抢劫、偷窃。

不过,汪尚柏还是遇到许多极端考验。去年七月他到印度的第二周,感染登革热,发烧加上关节痛,让他在宿舍躺了两天,过了两周才完全康复,室友也得登革热在医院躺了一星期。

另外两次让他感受到生死交关的经验,是在印度北部海拔5000公尺高山上遇上巴士抛锚,让他出现高山症反应,感到头痛、呼吸困难,另外一次是在斯里兰卡茶园被蜂群追。

这些考验反倒让他能淡然面对日常生活中的不便。他的银行账户曾突然被冻结一个半月,期间他跑了银行交涉10多次,到最后摔了簿子展现「气势」才得到处理。他说,比起那些让他体会到「生命宝贵」的极端经验,这只是小事一件。

总结在印度一年的交换经验,汪尚柏认为他在IITD的课堂,能认识印度的政策,和顶尖学生交流彼此经验,也能藉地利之便游历印度,体验不同省份的风光。现在台湾政府终于看到南亚的发展潜力而推动南向,但实际到过当地的学生还是很少,汪尚柏根据自己的经验,推荐学弟妹多尝试到印度交换,前提是对生活条件不苛求。

来源:天下杂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