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我抓到一生的幸福,却带给她一生的遗憾……所有的“发生”,都与幸福有关

作者:蔡淇华

35年前,那个刚放学,日夜交替,光影魔幻的一刻,我走向J,然后,J给了我一生的幸福,而我,却给了J,一生的遗憾……

“宙斯拿出判断命运的天平,一边放上阿奇里斯(Achilles)的命运,另一边放上赫克特(Hector)的命运,结果赫克特的那一边沉下去了,一直沉进冥土里,于是支持他的阿波罗也离开了,因为阿波罗知道,命运决定一切,赫克特将归幽冥。”

 “老师,宙斯是众神之王,难道连他也要屈服于命运?”虽然对神话老师的口才深深折服,但当特洛伊第一勇士,被称为“特洛伊的城墙”的赫克特,就要命定战死,我不禁发出“不平之鸣”。

“是的,奥林匹斯诸神也要听从于命运。”

“‘命运’?‘命运’是比其他神祗位阶更高的神吗?”

“位阶不见得更高,但却掌握人的生死、祸福、成败,就连众神也不能更改。”教希腊神话的外籍老师幽幽的说:“她们是命运三女神(The Fates),常以老妇人形象出现。她们每天忙于纺织人与神的命运丝线,丝线的长度代表一个人的寿命长短,第三个命运女神负责剪断生命线。在罗马神话里,第三命运女神的对应神祗是Morta ,形成现在mortal(死亡)这个字的字根。”

大四时我读到Be interwoven with(纠缠)这个片语,想到命运女神的丝线,很像中国月下老人的红线,一旦纠缠,就是千丝万缕,就是一生。而我生命红线的线头,竟然在高一的寒假就已埋下。

35年前,那个刚放学,日夜交替,光影魔幻的一刻,救国团里人声喧哗,所有台中市的高中制服都在这里集合,空气中混杂着男生的汗臭味、与女生淡淡的发香。

为了完成室友的恋爱计画,我必须不辱使命在最后一刻,完成救国团的寒假营队报名,然而报名表早被拿光。绝望中环顾这一群抢走我报名表的高中生,有一位白衣蓝裙的女生,手上拿一大叠,超碍眼。我穿越人群,奋力挤过去,发现她清秀的鼻头,有一颗红色痘痘,那是J。

J“分”了我三张报名表,然后我们交付彼此命运的线头,没想到我最后抓到的,是一生的幸福,而J抓住的,是我给她的,终生的遗憾。

寒假准时来到,室友大卫拿我抢到的报名表,去了健行队,但我却不能成行,因为我打架,掌骨断了。

大卫回来后和J成了一对。我们的朋友们慢慢聚在一起,最后成了人数近二十人的死党。

每年寒暑假,我们都会挑一天,一起通宵达旦,然后快黎明时,放起Bee Gees为电影《两小无猜》唱的主题曲“In the Morning”。那一刻真的是我们生命的早晨,我们还有一整天可过呢!

只是没想到我们的友谊就像句歌词Building castles in the shifting sand,在流动的沙上堆筑城堡,那城堡最后都坍塌成时间的流沙。

大卫退伍后,和J在彰化市开了翻译社,我在附近的补习班当辅导老师。一晚参加大卫的生日,晚上众男子都有点亢奋。

“佩佩要来。”空气中不断飘散着秘密暗语,像《等待果陀》中的果陀即将降临一般。谁是佩佩?我竟然也开始等待了。

“我介绍佩佩给你好吗?”几次聚会后,J忍不住发问。

“她看不上我啦!她那么漂亮,一定有男朋友。”

“她太乖太善良了,同公司两年了,没看她交过男朋友。”

“我不帅,家里破产,她看不上我啦!”O型巨蟹座深藏的自卑,出来讲话了。

“不一定喔,我提到你,她不排斥。我好早就想介绍你们认识,觉得你们两个超合。”J一脸慎谨:“待会儿,佩佩如果上你的车,就代表你就可以追她了。”

聚会完,佩佩和J像阅兵般,娉娉袅袅走过众男子的进口车,然后停在我14年的喜美二手车旁,开门,双手置膝,坐定。

启动,踩油门,我握紧方向盘,往前驶,往前驶,曾经的自卑被一路碾碎。

那一年我带佩佩看了修女也疯狂,这部电影的主题曲大受欢迎,在琥碧戈柏的歌声中:I will follow Him/ Follow Him where ever he may go/ And near Him I always will be/ For nothing can keep me away/ He is my destiny(命运),佩佩真的成了我同命的妻。我像“变形金刚”中那台原本破旧的大黄蜂,因为信心油箱加满,自此金刚变型。但J的destiny呢?

J和大卫交往十多年后,分手了。伤心逾恒的J从此消失,连Google大神都找不到她,只知道她考上公务员,却一直不结婚。

我常度忖,我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吗?

35年前,我走向J,然后,我运气好,她带给我一生的幸福(happiness);而J运气不好,我却带给她一生的不幸(mishap)?那不可逆的命运,就发生(Happen)在石光电火的一瞬。救国团里布满乱麻般的命运线头,我却选择走向J,都是运气(hap)。

英文发生(Happen)、可能(perhaps)、与幸福(happy)这三个字,都来自运气(hap)。而这运气,真的如老师当年所说的:“连诸神也改变不了?”

2011年根据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短篇小说改编的美国电影《命运规划局》(The Adjustment Bureau),似乎有不同的想法。

电影里,主角麦特·戴蒙参选联邦参议员,在选前一刻,因少年时荒唐的行径被举发,输掉选举。在发表败选感言前,大卫与芭蕾舞者爱蜜莉·布朗邂逅,认定她就是一生所爱,此时却突然跑出了一群戴着礼帽,自称“命运规划局”的干员,阻挠他们的姻缘。但大卫不甘心命运被摆布,誓言要凭着自由意志,赢回真爱。

命运规划局虽属“上天”的单位,但麦特戴蒙仍不服规划。最后,命运规划局高层Boss受到感动,为男女主角重新规画了新的命运,让两人终成眷属。

菲利普·K·迪克想对“绝对宿命”、“自由度零”的西方神话说的是:“命运由天,但运命由人。”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一个握着我们命运线头的规划局,或许治丝益棼,或许运命由人。但我现在真的好想找到J,取出我当年递给他的线头,告诉她:“所有的发生(Happen),都与幸福(Happiness)同字根,不要轻易将命运交给粗心的‘规划局’,我们要争取让那个Boss决定,让属于我们的幸福,再发生一次!”

关于“命运”的字根与衍生字:

destiny n.命运(来自法文destiner“预定”之义)
destine v.命中注定(be destined to + V)
destination adj.目的地
fate n.宿命(多指不可避免,不幸的命运)
fatal adj.致命的;严重的
mortal adj.死亡的(第三个命运女神负责剪断生命线,罗马对应神祗为Morta)
immortal adj.不死的(im不)
doom n.最终厄运(be doomed to + V命定厄运)
lot n.偶然运气(源自条顿语hleut,意谓投石询问财产分配)
draw lots抽签(draw抽)
lottery n.乐透彩券(字源lot)
fortune n.运气;好运;财富(源自拉丁语fortuna机会,命运)
fortunate adj.好运的
misfortune n.坏运(mis坏)
unfortunate adj.坏运的(un不)
fortune-teller n.算命师
infortune n. (占星术中所说的)凶星(尤指土星与火星) (in不好)
fortuitous adj.偶然的,意外的
fortuitousness n.偶然性,幸运
mishap n.不幸;灾难(mis坏)
perhaps adv.可能(per = by通过+ hap运气)

(来源:商业周刊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