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夏日池情

夏日池情

文/赖瑞卿

爱情是一段寻觅水源之旅

学生时代糊里糊涂的下水,用乱七八糟的姿势,在泳池载浮载沉以来,好像已经过了许多年,这期间,喝到、呛到的水,少说也有上百加仑,换成汽油可以环岛好几回。这些水都加了氯、消了毒,据说有助体内杀菌。所以小时候孱弱的我,游到壮年以后,身子骨突然硬朗起来,每次出游都兴致勃勃。虽然家人认为如果不是喝下那么多水,以我的能力,即便不能像郭董腰缠万贯,至少也可以在帝宝吃香喝辣,买几支涨倍股,看它飞涨起来,哪像现在每天都得留意卖场打折的消息,节衣缩食。不过家人的意见,通常参考即可,炎炎夏日,怎能不和朋友分享水的滋味。说起水这个东西,真是奇妙,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所以漂亮好看的女人,我们说她水当当,表示她的肉体饱含水分,再说女人的身体也确有一股水流为心爱的人流淌,男人一辈子在寻找那股激流,爱情也者,不过是一段寻觅水源之旅。俗语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寻找水源,有比泳池更适当的地方吗?更何况,在池里,大家可以袒胸露背,赤诚相见。在水中,男女可以肌肤相亲,毫不避讳,永浴爱河不是梦想,每年5月1日,全世界欢庆劳动节的同时,也是泳池迎接夏天,打开大门的吉日,虽说时代不断进步,运动的花样日新月异,从前脚踏车只用来代步,如今可是休闲的宠儿,但就人与水的关系,却是不进反退,同三十年前或四十年前相比,水是愈来愈难亲近了。

赖氏肉饼理论判断游泳功力

幸福的四十年前,人们多么容易接近水,走几步就看到游泳池,譬如忠孝东路四段,目前的明曜百货公司附近,从前就是大陆工程盖的室内泳池;现在诚品敦南店对面的太平洋崇光百货,当年是25米的室外泳池:大家耳熟能详的「仁爱游泳池」,我对它印象特别深刻,因为我在那儿从三百米游到一千米,虽然姿势还是张牙舞爪,呼吸还是上气难接下气,总算侪身K级俱乐部,并且悟出气温与水温的相对关系,也发现了赖氏肉饼理论,可说收获不少。先说冬天的气温和水温,譬如寒流来袭的头一天,气温已降,可是水温未降,在水里感觉温暖,游起来比较舒服。相反,寒流结束的头一天,气温虽升,水温未升,入水觉得较冷,身体缩成一团,游起来就费力了。其次,冬天水温比气温高约三度,盛夏的水温则比气温低约五度,我通常根据这个理论,决定是否下水、要游多少,以免乐极生悲,血压飙高或抽筋,湿淋淋的被送上救护车,半生英名付诸流水。至于肉饼理论更简单,就是依据男人的胸肌判断他的泳技,通常每天两三百公尺悠哉游哉的泳者,胸部像被压扁的车轮饼,软趴趴的;日游千米的,胸肌会像葱油饼,有点体积却又不大;每天一千五百米的,则如萝卜丝饼,感觉像里头带馅,至于两千米以上的长泳者,胸肌就像田径场上的铁饼,紧密结实,根据这个理论,判断泳友的功力,通常八九不离十。不过这套理论是否适于女人,还待验证,因为除非是专业选手,哪个娇娃愿意将温香软玉练成铜墙铁壁。不过上帝造人,男女有别,同样的操练也许对异性有不同的效果,所以女人即使日游2K,也许还能保持肌肉的弹性,何况在泡棉盔甲的保护下,内情如何,实在不敢妄测。

每个池子都有一个池霸

谈过肉饼理论,让我们再回到泳池本身,走到古亭区,金华街淡大城区部原来也有座温水泳池,在寸土寸金的压力下,早已改作他用;还有大家钟爱的再春游泳池,就在圆山饭店的脚下,是台北最大的泳池,如今也不复见;再往北走,到中山北路六段,还没到士东路口,原先一段路进去,就是天母游泳池,是50米的室外标准池,如今都变成一栋栋豪宅。当然,我们也不能漏过台北的地标:敦化北路的文华酒店,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中泰宾馆,里边就有游乐场和游泳池,是高级的避暑胜地,宏哥就是这儿的救生员。提起宏哥,故事说不完,他是救生员中的救生员,男人中的男人。救生员通常各有本业,从油漆匠、水电工、学生、计程车司机,只要有执照,都能到水里讨生活;宏哥不一样,他有专业的背景,是反共救国军退伍的,受过完整的战技训练,每天至少要游一万公尺,有时游到对岸张贴标语,有时是到当地的戏院,拿一张票根回来交差。50米的池子在他眼里像澡堂,身高182公分的他,生就一张娃娃脸和一对会放电的眼睛,两三个人近不了他的身,从枪林弹雨走过,对于池边偶发的嚣闹杀气,自有一份淡定的从容,由于外型抢眼,功夫了得,曾被相中拍摄电影,可惜还没有机会走红,就为了糊口进入工厂,又因看不惯老板剥削工人,出手伤人丢了工作,这使他受到更多的敬重。当时每个池子都有一个池霸,就是救生员的头头,不但要带好这些兄弟,还要有能力保护池子,不让附近小兄弟半夜提着油漆或粪便往池子加料。池霸不但要让救生员服气,也得具备与江湖朋友周旋的能耐,但又不能太流气,否则救生员被带坏,整天喝酒打牌,池水再脏也没人理会。有池霸就有池花,每个池子总有一两个漂亮的妞儿,整天在池边厮混,其中有些本来就是浪里白条,有些是从基本功练起,最后都能游个两三千米,萝卜腿也练得修长好看,皮肤当然晒成小麦色,至于她们和救生员的关系,不妨自己想像。

当年罕见的春光, 如今已是常景

池霸和池花是纯朴年代的产物,大家玩水只为了游泳,现在时代变了,单纯戏水的人少了,游泳池总要加上SPA、蒸气室、中药池,让不会游泳的人也能休闲,冬天聚集在热水池里,交换生活情报,几颗头靠在一起,竟像围成一圈觅食的小鸡。泳池必须寒暑都能作乐,在企业化的经营下,池霸消失了,池子改由从不下水的经理打理,他只管票房,不理会水质,救生员全是时薪打工仔,当然也不可能有池花。不过企业经营有它的好处,有些地方比以前讲究,像池子上面都加上遮光罩,一种电动拉帘,绿色、黄色、蓝色和红色的帘子一段段接起来,阳光炽烈的时候,它在空中慢慢张开,在帘荫下,可以从容的翻身仰泳,不怕刺眼,这可能是泳池最了不起的创新,理论上有助于仰泳的风气,不过也不尽然。许多池子张帘是为了教学方便,这是夏天重要的收入,希望小朋友在帘荫下习泳,效果好些,至于其他的泳客,可不希望你太舒服,逗留的时间太长,所以帘子只张了一半,餐饮业的术语「翻桌率」在这儿照样适用,看到池主这样机关算尽,虽然遗憾,但能理解。君不见,现代人无论身在何处,总拿手机滑个不停,即便在池里,也有人手持防水包膜手机,边玩水,边玩手机,如果大家都这样泡上一整天,有谁受得了。年轻时,为了追求泳道,周游列池,奋斗半生,勉强达到葱油饼的境界,如今尝尽水滋味,体力渐衰,反而退到车轮饼的地步,令人唏嘘,但只要一到池边,发现全是比基尼的天下,就觉得时代果然在进步。当年罕见的春光,如今已是池边、溪边、海边的常景,当时一两朵池花已令人激赏,如今繁花似锦,风光旖旎,令人眼花撩乱,也算是对泳者的犒赏,让人忘记巷子尽头的豪宅、路边琳琅满目的百货公司、街头转角熙来攘往的卖场,曾经是飞溅着水花、洋溢着欢笑的所在。

【作者简介】

赖瑞卿,台湾嘉义人,国立政治大学政治系、东亚研究所毕业,曾担任报纸、杂志和电视台的编辑与记者,对人怀有普遍的善意、对世界抱有纯真的好奇、对命运有无奈的敬畏、对文学有不悔的热诚,作品散见《联合报》和《中国时报》副刊,偶在香港的报刊杂志发表政论。

赖瑞卿:夏日池情

文/赖瑞卿
联合晚报/戴凤丽、邱意文制作
主图/几米绘图

来源:联合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