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医学的惊人新突破!”只是一个神话

2003年,一群研究者在《美国医学期刊》上发表论文,回顾了从1979年到1983年间发表于顶级科学期刊的101项研究,这些研究都声称其中的新疗法或新医疗技术“前途无量”。结果,其中只有五项技术在十年内成功上市。在论文发表时,只有一项技术仍被广泛使用。

2009年,意大利研究者保罗 赞邦尼博士宣称,他通过“疏通”颈部静脉治愈了自己妻子的多发性硬化症。他的理论认为,多发性硬化是血管疾病而非免疫问题。这项研究颠覆了人们的常识,它给患病的人带来了希望。然而不幸的是,赞邦尼的研究更多是炒作而非突破。他的实验样本量太小而且设计糟糕,其他尝试重复实验的研究者都失败了。

“医学的惊人新突破!”只是一个神话

这种循环一直在重复出现:最初的研究承诺了一个“奇迹”,媒体对它大加炒作,而研究者们最终证明,“奇迹”并不存在。奥利斯克斯是哈佛大学的科学史教授,她在一次采访中说:“媒体与科学工作者对于新闻的理解存在很大很大差异。对你们而言,新闻的要点在于新,这使得媒体总是关注最新结果。而我的观点是,那些崭新的结论最有可能是错的。”

记者和观众总是乐于关注科学发现中“前途无量”的那部分。听到可能产生革命性影响、终结疾病之苦的新概念十分激动人心——但这仅仅是“可能”。新闻工作者往往报道得太早,来不及等待科学共同体的验证。这往往将患者和政策制定者引上了浪费、有害或是多余的道路,以希望破灭和失败的医疗告终。

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科学大发现时代。互联网使得知识触手可及,但是更多的信息也意味着更多的糟糕信息,所以审慎的态度也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如今,期刊发表最新发现,然后公众一拥而上。但事情不该是这样:学术期刊本是用作同行交流,而不是大众消费品。

“医学的惊人新突破!”只是一个神话

在当前的机制下,报道者依靠期刊新闻稿汲取内容,很难抵制“耀眼新发现”的诱惑。我们被鼓励去寻找新奇的主题来写,正如科学家和研究机构需要吸引别人关注他们的工作一样。而患者,自然想要更好的药物,更好的疗法——以及更多希望。

但是,这样的循环伤害着我们,并且掩盖了研究本应提供的真相。只有当我们远离这种循环时,我们才能更多地关注真正与健康息息相关的事情——例如教育,平等和环境。

(来源:道器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