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男人(这是一个让你读完后,不敢深夜独自在外游荡的故事……)

文 / 恐惧鸟

我不是那种会呼吁学生拒绝婚前性行为,转头就和别人翻云覆雨的人,至少,我今天在这里好乐意和大家承认我其实很喜欢饮酒,每月总有一两天晚上是烂醉如泥地回家,因为我的样子不怎么好,不怕被人捡尸,也没有能力带人回家,所以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地爬回家。回家最折腾的,是我家位在半山腰,我得独自走过漫长、鬼影幢幢的街道,真的很痛苦,不一定是怕幽灵鬼怪,强盗小偷和变态也需要担心。

很幸运的,直到现在我都没遇见过,唯一比较恐怖的经历,是有次我大约在凌晨两点回家,路途上,有一个皮肤白晢、头发直长而乌黑、穿着黑色低胸露背连身裙的人和我擦身而过。整件事最恐怖的地方是,(她)他是一个有喉结和须渣的男人……

不知道大家深夜回家时有没有遇过什么奇人异事?因为今天要和大家说的故事就是和夜归有关,而且95%确定是真人真事,究竟是什么故事﹖ 它就是「微笑的男人」——smiling Man

微笑的男人是一个关于夜归的故事。

那天晚上……

大约五年前,当时我住美国某个大城市的下城区。我是一个夜猫子,习惯要半夜三、四点才睡觉,所以每当我的室友在十二点呼呼大睡后,我便会感到无聊透顶。为了消磨时间,我通常会在寂无人迹的街道上独自漫步,让自己平日忙碌的思绪沉静一下。

这个习惯我持续了四年。对于凌晨时分独自在大街上漫步,我从来没有感到一丝害怕。相反的,我经常和我的室友开玩笑说我们的城镇治安非常好,就连那些毒品头子也是好好先生来的。但就在那一晚的凌晨,我对我这「夜游习惯」的信心,在短短十分钟内,被一个神秘的男人粉碎得荡然无存,而且永不复在。

我还记得当晚是星期三,时间大约是凌晨一至两点。当时我在离家只有数条街的公园散步,那是一个非常宁静的夜晚,数百平方公尺的公园除了我和自己长长的影子外,没有其他人影的存在,甚至连小猫也看不见。公园附近的马路也没有任何车辆经过,你几乎可以悠悠哉哉地在马路中央上跳舞。

我第一次察觉到那名陌生男子,是当我开始调头回家时。那时我已经走到公园外的大街,他就站在街尾那儿,在白色的街灯下跳舞。他的舞姿非常奇怪,你可以说它是类似华尔滋的舞步,但我宁愿说他像个患上癫痫症的病人病发时,不受控地抽搐。他每跳完一段舞步便会用一种滑稽的方式向前滑一步,我好一会儿才察觉到,原来他正朝我站的位置慢慢逼近。

那时候我没有想太多,以为他只不过是一名寻常的醉汉,径自继续向前走。当我和他的距离愈来愈近,我才发现原来他看起来异常「优雅」。他的个子高挑,身形修长,穿着一套松垮破烂的80年代西装。他跳得愈来愈近,近得我可以看见他更多畸形古怪的细节。纵使他手脚的舞姿变化万千,但他却好像中风的病人般,头颈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仰望着漆黑一片的天际。他那双四白眼睁得很大,大得像两颗乒乓球。漆黑而细小的眼珠猥琐地向我微微钭视,散发出疯狂的光芒,并在他那张又尖又长的脸上绽放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不是傻子。我看见他的笑容和眼睛,便立即匆匆走到对街,总之离他愈远愈好。当我走到对面街时,我回头一看……被吓得立即停止了步伐,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那个男人的位置现在刚好和我平行。他面向着我,停止了那些诡异的舞蹈,但他手脚仍然维持古怪的「弓字型」,头继续仰天,而他那张笑容也愈来愈大,愈来愈疯狂,两边嘴角几乎拉扯到鼻子的高度。

不安和恐惧开始在我心里萌生。我不敢蓦然飞奔跑走,害怕这样反而会激怒他。我继续往前走,但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当我确定自己已经抛离了那个男人至少半条街时,我回望环顾前方的街道,焦虑地发现整条大街仍然空空如也,而且距离我家的位置还有三条大街。

我再次回头望向对面街,找寻那个男人的踪影,发现他已经不在那儿了,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一刻我不禁松了一口气,但当我再仔细一瞧,却发现……

他就站在我的身后。

他站在离我不到十公尺的位置,躲藏在树荫下,仍然维持刚才的姿势,面向着我。我确定刚才没有听到任何跑步声,但他现在离我的位置和之前的至少缩短了二十公尺,而我回头的时间最多只有十秒,表示他跑起来的速度非常惊人。

我被他突然的逼近吓得不知所措。我们怔怔地站在原地,四目相交。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只有数秒,但我觉得有数小时长。突然,他一个箭步朝我飞奔过来,就好像卡通片里的那些小偷,他弓起双脚,蹑手蹑脚地用脚尖走路。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他跑得非常非常非常快。

我有想过拿出手机求救或拔腿就跑,但那时强烈的恐惧已经吞噬了我,我被吓得动弹不得,双脚好像被冻结在地上,怔怔地眼看男子那张疯狂笑容和我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但当他跑到离我只有一公尺距离时,却猛然停了下来,仍然仰望着天空,仍然疯狂地微笑。

我本来想向他怒吼:「你他妈的干什么?」但我实在太害怕,嘴唇抖得很厉害,最后却变成一阵含糊的呜咽:「你他……」

那个陌生男子没有回答,但好像被我可怜的样子「打动」,他开始转身走人。他跳回那些古怪的舞蹈,一拐一拐地离开。我不敢把视线由他身上移开,至少要等他远得我再也看不见为止。

但当那名男子走了半条街后,却猛然停下来,转身……

向我跑过来。

他这一次是全速,急速,飞奔地向我跑来。那名男子像一只只会出现在恶梦中的怪物,以疾如闪电的速度向我跑来。我被吓得尖叫了出来。僵硬抽搐的四肢,头部扭着不寻常的角度,疯狂病态的笑容,转眼间他已经近得触手可及。

我拔足狂奔,像个小孩子般一边奔跑,一边尖叫。

我没命似地狂奔,直到跑到双腿发软,颓然跪在交通灯旁为止。我赶紧回头暼一眼,发现那名男子没有再跟上来。在回家的途中,我仍然像只被猎人追捕的小鹿,不时神经质地左顾右盼,担心他会在某个街角突然窜出。但很幸运的,这次他真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一晚之后,我再也没有在夜晚散步,甚至不敢独自外出。即使事隔多年,他那张疯狂的笑脸仍然时不时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可以和你们担保,那个男人没有喝醉,也没有嗑药。他那种舞蹈,那张笑脸展露出来的是一种赤裸裸的病态,纯粹的疯狂,而这样东西是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可怕。

 

真人真事?

为什么我会说这篇文章有「95%的机会是真人真事」﹖ 因为这篇文章当初出现在Reddit(类似Facebook的社群网站)时,网友验证过文章主人的身分(即是「起底」),发现他没有创作动机,没有写作背景,只是一个普通的寻常人。换句话说,他分享的很大机会是真的,但可能途中又忍不住加油添醋,所以保留了5%的虚构可能。那名男子究竟是什么人,则没有确实的说法,但大多数人认为他只不过是个疯子罢了,因为尽量不为他扯上任何超自然因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