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天神与天地之道:犹太裔汉学家如何解读中国神明

天神与天地之道:犹太裔汉学家如何解读中国神明

国际汉学家、台湾中正大学历史系教授郭静云

我认识郭静云教授有十多年了。2005年,我应台湾华梵大学东方人文思想研究所所长何广棪教授之约,在该校执教一年,为硕、博研究生开三门课:一是儒学通论;二是出土楚简;三是论文写作方法。到华梵大学不久,我应邀在台湾“中研院”文哲所讲《孔子诗论》,那次与会的学者很多,郭静云也在其中。演讲后她了解了我在华梵大学的开课情况,说要来听我的出土楚简课。果然,在此之后每次我上楚简课,她都专门打车来听,风雨无阻。华梵大学位于台北市东南郊的大仑山顶,学者戏称“台湾最高学府”。从“中研院”来华梵大学听课,坐车至少要一两个小时。对她的勤苦与执着精神,我很受感动。

我当时与同学们逐字逐句研究楚简《缁衣》和上博简《缁衣》。郭静云经常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而她之后出版的第一部中文学术著作就是关于楚简《缁衣》的研究:《亲仁与天命——从《缁衣》看先秦儒学转化成“经”》(台湾万卷楼2010年出版)。

同郭静云熟悉了之后,了解到她之前的一些情况,她是犹太族裔,年轻时就读于莫斯科大学东方艺术系,主攻中国古代艺术(考古),毕业后就职于苏联科学院。她有很好的中文功底,曾参与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的翻译。正因为有这样的中俄语言翻译能力,台湾故宫邀请她到台北来,请她帮助将台湾故宫的相关资料译成俄文,台湾“中研院”文哲所也请她做客座研究员。她非常热爱中国文化,也喜欢与两岸的中国人交往。有一次,我谈及现代中国人受市场经济影响,道德滑坡,她感慨地说:“嗨,那比俄国好得太多了!”从她的话中我感觉到,她已经把中华文化作为她“安身立命”的“家”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之间并没有文化心理上的疏离感。

有一天,她拿来一篇题为《神明考》的论文,请我提意见。这可能是她第一篇用中文撰写的学术论文,论文大约两万字,基本是欧式句法。我看着不习惯,也看不太懂,提了两点意见:一是建议她将欧式句法改为中式句法,中文以简洁为美,应将长句化为短句。二是讲中国人所理解的“神明”,是一切神灵的通称。她反复申说那不是“神明”的最初意思。“神明”的初意是:“神”由上降下,“明”由下升上,她并且举出许多文献的例证。我最后被她说服。同时感到她的思维方式与中国学者有很大不同,她很敏锐,所能联想的知识很丰富,悟性也很高。最后我同她一起将原文通改为中式句法,压缩至六千字。随后我将此文推荐给王中江教授主编的《中国儒学》第一期发表。这本书出的很慢,直到2008年才出版。

在这期间,华梵大学将郭静云聘为副教授,教甲骨文,我们就成了华梵大学的同事。后来我回到北京,我原来在华梵大学开的儒学和楚简的课就由郭静云接替了。郭静云之后来北京,我介绍她与我的老同学、中国甲骨文专家宋镇豪教授见面。

八年后,郭静云来岳麓书院讲学,她带来了《夏商周:从神话到史实》的书稿。这是一部巨著,我翻看之际,大有一日千里、令人瞠目结舌之感。八年不见,郭静云的学术研究竟有如此飞跃的进步!这不仅是因为她的中式行文极其老到,她的研究视野也非常开阔。我于是半开玩笑地说:“犹太人太厉害了!”她也笑着回敬一句:“中国人太厉害了!”她这部书出版后,我在第一时间写了一篇书评,发在《中华读书报》上,随后她这部书入选2013年中国最有影响力的20部文史图书,名列第一。

如今,郭静云又呈现给我们另一部巨著:《天神与天地之道——巫觋信仰与传统思想渊源》,这部书毋宁说是围绕“神明”问题建构的一个大理论体系。

长期以来,我深感学术界关于中国思想史源头研究成果的匮乏。据我所知,到现在还没有一部西周思想史,更不要说殷商思想史。上个世纪初,胡适出了第一部中国哲学史著作,从老子、孔子讲起,受到蔡元培贊扬,说他能“截断众流”,这是何等的气魄!胡适当时这样做,或许有他的理由,但他这种方法却在长时期内对思想史研究起了误导的作用。1949年后,中国大陆哲学史学者追随苏联日丹诺夫的哲学史方法论,即撰写哲学史必须贯穿“唯物”与“唯心”、“辩证法”与“形而上学”两个对子,致使思想史研究出现一种“贴标签”式的形式化和简单化弊端。这时的思想史著作虽然从殷商时代开始写,但少不了要给“天命”思想和批判“天命”思想戴上“唯心”、“唯物”的帽子。其实在中国,“天命”思想不止存在于殷周时期,它一直延续到晚清时代。我最近考虑中国现代人普遍缺乏“敬畏心”,为此重读《尚书》,深感“天命”思想自有其深刻的积极意义,觉得有重新研究殷周思想史的必要。

前辈学者如张光直教授晚年曾提出殷商巫觋文化之重要,可惜他没有以此为课题写出专门的著作。此后,余敦康、陈来等学者在其著作中曾专门讨论过中国上古巫觋文化,但由于他们是中国哲学史专家,未能掌握和处理考古学方面的资料,所用资料只限于传世文献,故所论多为思辨性的而非实证性的。

郭静云教授是考古学、文献学、艺术史方面的专家,于思想史方面也有很好的训练,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大多数中国学者在方法论方面的教条主义框框,能根据实际材料和自己的独立思考来寻求历史事实的本来面目。

我读这部书稿,深感其体系宏大,资料丰富而整饬。其中许多讨论综汇众家之言,而又能独辟蹊径,排比钩稽,推陈出新。虽说是学术论著,而又饶有趣味。但我也不免有些担心,因为书中涉及的问题太多,很难做到每个问题都无疑问。如作者认为汉代“黄白”一词专门表达升天,对此解释我就心存疑虑。

古人说:“筚路蓝缕,用启山林。”这是第一部用商周考古学材料结合传世文献来探讨中国思想史起源的著作!今后由考古学学者、殷商史学者、思想史学者来评论吧。

                                                       姜广辉

                                                       2016年2月22日(正月十五)

                                                       写于北京寓所

*本文系岳麓书院特聘教授姜广辉为郭静云著《天神与天地之道——巫觋信仰与传统思想渊源》一书所作跋文。

天神与天地之道:犹太裔汉学家如何解读中国神明

《天神与天地之道——巫觋信仰与传统思想渊源》

(本文直接来源:凤凰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