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我的博士论文是这样写成的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

写博士论文,要放下所有杂务,过着极有纪律的生活,于是,他每天五时多就起床,在脑筋最清醒,思考脉络最清晰的时间发挥小宇宙,渐渐就养成了习惯。

自动草稿

文 / 区家麟

也许是记者训练与习惯使然,我们要提防别人的外衣。

电视上穿西装的人不一定是好人,遇上穿白袍的人你要小心诈骗,叫自己做律师的人不一定懂法律,衣衫褴褛的人不一定可怜,叫自己做博士的人不一定读过书(立法会就有),穿上学袍的人不一定有学识。

一袭外衣,行礼如仪,也值得纪念,总算是生命上的独特经历。

毕业礼当天,才发现四方帽上果执毛,听讲叫「帽穗」「流苏」,松脱掉在地上,剩下了几条零落的金毛,尴尬的扭曲形态,有如这几年来头上疯狂涌出来的白发。幸好,白发多了,头发犹在。

 来到这一天,用了六年时间。首两年,要修课,共十科;工作了一段长时间,重回校园读书,最大的优势,是体会「理论与经验结合」的实在;那些看似抽象的理论框架,结合实际经验观之,不再离地,原来皆言之有物、非常落地,而且能够连系工作经验得来的零碎疑窦。

修了两年课,最不好意思是拿了一个奖学金。还记得奖学金颁奖礼一天,坐我旁的本科生学生见到我,瞪大双眼大声直率地问:你都来同我哋抢?我要很认真地解释,我是如何半推半就地申请……

修完课,剩下来的重头戏,就是写论文。

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因为决定读博士前,已有一个相对确定而有兴趣的研究题目。我不是为了读博士而去找研究来做,而是为了做一个研究而念博士。

我另一个幸运之处,是不如其他同学,因为助学金、住宿等、生活费等问题,而要尽快毕业。我预留时间,给自己慢慢来,写一篇文,有几年时间,似乎很奢侈。

当然不会如此简单。

写论文,当然首先要知道自己兴趣,定下研究课题。同时,需要一个研究框架,引用理论,研究最后能丰富理论体系。把自己的发现,套进现存理论,才能开启与其他学者对话的可能,也能令研究提升到较抽象层次,应用于其他领域。

这一步,从茫无头绪开始,用了三年。

多谢指导老师们的各种意见,给你好书十本,建议各种方向,开启了一道又一道门,最后只能由研究者自己一人上路。

老实说,学术书的「知识密度」是颇低的,读十本书或期刊论文,可能只有两三篇合用,不是说他们无用,而是大家的专注范围往往很小,未必重叠,未必直接对论文有用。那两三本之中,往往又只有几段合用,这些字句又再指路,给你指向另一个无底深潭。

零碎的概念与发现愈来愈多,就在读博士第五年快要完结的一天,终于给我遇上一套理论框架,把零散的发现安顿下来,而且显得更具意义。

框架既定,研究数据已得;接下来,就是落笔写了。

大教授们一直忠告,写论文要非常专注,放下杂务,而且要极有纪律,每天逼自己写两页纸,连续半年,就完事了。

这最后阶段,我用了一年。

早已发现自己的写作与读书节奏︰起床后的三数小时,是一天里脑筋最清醒,思考脉络最清晰,敲击键盘最称心如意的时候;晚饭后,呆在家中的时间,脑袋已转不动,读书不入脑,只能处理机械式的杂务,或呆望电脑不知不觉到午夜,好好几小时无声无息流逝。

于是,把心一横,五时多就起床,等待黎明,寂然的城市,泛黄灯光下冲刺一轮,还只是早上七时多,顿觉一天平白多赚了两小时。

早起而不损健康,还要精神奕奕,当然要早睡。反正晚上的时间甚多烦扰,时间不好用,脑袋亦难集中,索性每晚十时多入睡,就能每天保持六、七小时睡眠。要令习惯能持续,需要更大决心︰减少晚间应酬,不追剧,关电视、关电话,当然也须要家人配合。

如是者,就能于清晨天未光时,不须闹钟而「自然醒」,不会觉得冰冷黑夜爬起床太难受,也不会觉得在自虐。

时间挪移转换,晚上的碎屑时间,换成难得宁静的晨曦光影,尽用脑袋睡眠修复后最灵巧的时刻;不只赚得了时间,更能找到自己的节奏,开启小宇宙,终于,大功告成。

毕业礼的意义,是要给父母老怀安慰一番。典礼完结后,有人说:哗,乜原来咁多博士。是的,博士,半个邵逸夫堂,全部都系博士。

本文部分文字原刊于晴报专栏《风起幡动》,此为改写版

后记:论文写完后,正忙于改写,有望迟些出版普及中文版,概念以往于此blog一路零碎地写过

(来源:关键评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