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读书可以是兴趣,而把你的兴趣变作职业,通常很危险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

读博士好不好?首先,你要搞清楚,「读」、「博」、「士」三个字都有点问题。

读书可以是兴趣,而把你的兴趣变作职业,通常很危险

文/ 区家麟( 本文文字出自明报专栏《2047夜》及晴报专栏《风起幡动》,此为加长版)

最近,不少朋友问我这个「超龄学生」读博士好不好。先讲两句最近的小小见闻。

阴错阳差地,获邀参加了一个完全不是我本行的跨院校学术研讨会,某大学一位教授讨论该学科路向,滔滔不绝谈论他系在教资会研究评审工作中,如何取得极佳评价;他以非常自豪的口吻,讲述他系的教授在多少顶级学术期刊中发表论文,并信心满满地,谓教授们已不会花心机去投稿那些三流的学术期刊,系方不鼓励,因为浪费时间云云。

这位大教授似乎满心欢喜,全心投入论文生产游戏,讲座中,他谈研究成就,就只根据论文发表数目,从无谈过论文如何经世济民,或对社会现况有何启示;他一路谈学术大计,也绝少提及「学生」二字。

「听说,大学要教学与研究并重。」这位教授的言论,惹来其他大学的系主任客气地反驳,总算听到一些人话。

一直以来都听到,各大学各学科教授都在吐苦水,学术游戏玩得愈来愈赤裸;初入职教授,必须申请到大笔研究经费,论文出产够多,才能获续约或长期聘用;教授们要花费大量心力,撰写研究计划,申请拨款,找人找钱,建立一套可持续的研究机器,目的乃稳定地出产论文,符合校方要求,保住教席与院系的财源命脉。

结果,学问渊博的大教授,还有多少心力教导学生?终极目标是得到国际顶尖学术期刊垂青,研究人员还会把多少心力放在本地研究?我们不能量度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把能量度的东西就当作有价值,结果就是,忘本。

朋友问我,应不应念研究院,读博士?有几件事要先搞清楚。

首先「读」博士的「读」字,有点问题。很多朋友,爱读书,想读多点书,于是读博士,错。真的爱读书,念修课型硕士已足够,多念几个硕士更「博」。研究院主要做研究,读书与做研究是两回事。读书,可以是兴趣;做研究,是专业、是工作。把你的兴趣变作职业,通常很危险。

说来惭愧,「读博士」这几年,几乎没有触碰过自己真正想读的「闲书」,绝大部分时间,都栽进读不完的学术文章里。

读「博」士的「博」字,也有问题。博士的经历根本不「博」,最初修课的两年还会涉猎不同范畴的学识(但很多博士课程不用修课);进入写论文阶段,由「博」入「窄」,窄之程度,有如独困黑暗斗室,成为古墓派传人,无人理解你在做什么,有时甚至自己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也许,超卓的研究成果,正是最后能告诉人,你在这个黑暗斗室无人眷恋的领域,发现了为世所忽略的宝藏。不过,成功的古墓奇兵很少,通常情况是,你以为精采绝伦的想法与意念,早已有人讲过、深入研究过、甚至讲到烂了;然后,你要在夹缝中,钻出血来,成为「窄士」。

读博士的「士」字,也大有问题,大家当然不会天真得还以为「士农工商」士排第一好威好威。今天的年轻学者,似学术工人,有如论文生产线技工;为了应付以商业原则运作,以论文数目定生死的大学生态,学生一开始读研究所,甚至申请念研究型硕士前,已开始累积「学术嫁妆」,即学术期刊出版之论文,才有机会被录取,起跑线上先人一步。

若认真想「读博士」,有几个问题,首先要问自己:

一,你是否享受这种学术游戏?你是否甘愿成为论文生产机器里的小螺丝钉?

二,你有没有信心在这种生态中,能找到夹缝,做你想做的研究?

三,你是否确定心里有团火,愿意花费多年青春,在一件你肯定有意义而绝大部分人都不明白的议题?若未有明确兴趣,容易方向迷乱,步向更茫然的境地,浪费体力,更有损心理健康。

四,你是否清晰知道,学术行业竞争激烈,大学教席难求?除非真正出类拔萃,不要奢望能在香港容易找到像样的大学教席。(补充资料,内地学术界有个笑话︰世上有三种性别,男、女、女博士。这点,也要小心小心。)

如果以上答案皆「是」,尽管一试;若你不肯定,仍放手一搏,恭喜你,你一定是无后顾之虑,纯为兴趣而活了。

也许有朋友问:那你还读?

首先,超龄学生,多一点社会经验,生命中累积了一些知识的点与线,连系宏大的理论,有机会找到新天地;再者,我确实带着一个「火烧心」的问题去研究,希望能有系统地了解;临老读博士,我对青春无悔,因为早已没有青春可悔,立于不败之地。(来源:关键评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