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让生活与思想同行

希特勒著作《我的奋斗》:世界上最危险的书?

希特勒著作《我的奋斗》:世界上最危险的书?

《我的奋斗》版权到期,从理论上讲,任何人都可以在德国再版这本书。(图片来源:卡尔•德•索萨/盖蒂图片社)

文 /

“他们想用它来取代《圣经》”。在巴伐利亚州立图书馆的一间安静的阅览室里,珍本专家斯蒂芬•凯尔纳 (Stephan Kellner) 低声讲述纳粹党人如何将一本杂乱无章、冗长难懂的书(半回忆录、半政治宣传)变成第三帝国的核心意识形态。

《我的奋斗》版权到期,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讲,任何人都可以在德国再版这本书。BBC广播 4 台的一个节目探讨对于这本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书籍之一,德国政府怎么处理。

2015 年首次播出的“出版还是焚毁”(Publish or Burn) 节目的制作人称,它仍是一本危险的书。约翰•墨菲 (John Murphy) 说:“在历史上希特勒是一个被低估的人;人们也低估了这本书。”1936 年,墨菲的祖父首次将这本书完整地翻译成英语版本。

墨菲说:“我们有必要严肃对待它,因为版权自由后,人们可能误读这本书。尽管希特勒是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写了这本书,但书中的很多内容都已实施,如果人们当时能够更多地关注它,可能就会意识到其中的威胁。”

1923 年慕尼黑“啤酒馆”(Beer Hall) 暴动失败后,希特勒因叛国罪入狱,在狱中他开始编写《我的奋斗》,阐述他的种族主义、反犹太观点。十年后他重新掌权,该书成为纳粹主要宣传物,出版了 1200 万册;每对夫妇新婚后,都会收到国家发给的这本书,而该书的金箔版被摆放在高级官员家中的显眼位置。

二战结束时,美军占领了纳粹的埃那出版社 (Eher Verlag),巴伐利亚州政府继承了《我的奋斗》的版权。该政府保证了这本书只有在特别情况下才可以在德国翻印,但 2015 年 12 月该书版权到期,对于如何遏制这本书被任何人随意出版,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墨菲说:“巴伐利亚政府利用版权控制《我的奋斗》再版…那么版权到期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仍是一本危险的书,新纳粹分子已有所活动,而且没有相关时代背景,人们可能会误读这本书。”

注解版

是否有人想要出版这本书呢?《纽约客》(New Yorker) 杂志称:“整本书都是些言过其实、难于理解的句子、历史细节以及杂乱无章的意识形态,新纳粹分子和严肃的历史学家都倾向于避而远之。”

但这本书在印度广受有印度教民族主义倾向之政客的欢迎。曼彻斯特大学当代宗教与冲突方面的讲师阿特瑞伊•森 (Atrayee Sen) 在接受广播 4 台的采访时说:“如果去除反犹太主义的因素,这是一本非常励志的书,讲述的是一个小人物深陷狱中,梦想着征服世界,并且将梦想付诸于行动。”

时代背景已不复存在,是那些反对再版的人担心的问题之一。在“出版还是焚毁”节目中,巴伐利亚州教育文化部发言人路德维希•昂格尔 (Ludwig Unger) 说:“这本书造成的后果曾是数百万人被杀害、数百万人遭受虐待、世界各地被战争波及。我们应牢记这一点,在阅读某些段落时,标注恰当的批判性历史评论。”

《我的奋斗》版权到期后,慕尼黑当代历史研究所推出了新版本,新版中不仅包括原著内容,还增加了对遗漏之处和歪曲事实部分的评论注解。到目前为止,已收到 15,000 份订单,已印刷 4000 册。该研究所所长安德里亚斯•维尔盛 (Andreas Wirsching) 说:“新版本揭露了希特勒那些充满粉饰的虚假言论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一些纳粹主义受害者反对这种做法,大屠杀幸存者也提出批评,随后巴伐利亚州政府取消了对该研究所的支持。

但限制出版可能不是最好的办法。《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版文章写道:“要防止年轻一代滋生纳粹萌芽,最好是让他们公开面对希特勒的言论,而不是让希特勒的言论在非法的阴暗环境中滋生。”

该评述版书的联合编辑克里斯蒂安•哈特曼 (Christian Hartmann)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这本书不只是史料来源,而且是一种象征。我们想一次性彻底毁灭这种象征。”

墨菲认为,想在全球范围内禁止这本书是不可能的。“巴伐利亚州政府的表态很关键,这比能否真正限制该书更加重要。尽管在现代社会,政府无法阻止人们接触到这本书,但他们必须表明立场。

“出版还是焚毁”节目称,该州计划利用法律来起诉煽动种族仇恨的人。路德维希•昂格尔说:“在我们看来,希特勒的意识形态具有煽动性。假如这本书落入不法之徒手中,会十分危险。”(来源:英伦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